• <code id="0xakp"><menu id="0xakp"></menu></code>
    1. 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代辦社保

      劉世錦中央政府態度很明確對地方債問題堅持不救助

      2018-12-10 17:29:38

      防范地方債風險要標本兼治,建立長效機制 劉世錦(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、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) 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 2018年的中國經濟要做實做優,要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,尤其需要重視地方政府債務風險。

      問題在于,地方上還需要搞多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?有沒有形成新的化解風險的長效機制?我主要從宏觀經濟的角度來談談對這些問題的認識。

      第一,地方政府的基礎設施建設存在期限錯配問題。

      中國仍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,到各地去看,還有大量的項目需要建設,還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      問題是多長時間做完,時間上如何分配。

      短期內上大量建設項目,就是為了維持高投資、高增速,實際上還是GDP掛帥。

      這樣做必定是要出問題的,是不可持續的。

      首先會出現的問題是,資金跟不上,缺現金流,就要找風險大的資金。

      有的借錢是為了還利息,實際上成了“龐氏融資”。

      還是要堅持量力而行的原則,按照已有財力和正常融資能力安排建設項目。

      第二個問題是,在已有技術水平和發展條件下,能夠建設的項目是一個相對穩定的量。

      短期內上的項目過多,必然會透支未來的增長潛力,到了某個時候,增長速度會大幅下滑,引起大起大落。

      在增長速度上需要有全局和長期觀念,給以后留些空間,讓以后的地方政府也有事可做。

      第三個問題是,短期內上的項目過多還會拉動相關產業過快增長,而增長速度大幅回落后,產能過剩問題更加突出,資源浪費嚴重。

      近些年產能過剩與此是有關系的。

      從經濟學理論角度說,需要研究在技術、融資、產業等約束條件下建設項目的最優時間分布問題,當然,這也可以轉化為政府規劃和政策議題。

      第二,由高速增長到中速增長,風險形成的條件和機制出現很大變化。

      有些同志認為,現在說的那些問題,過去也都有,這些年不都過來了,而且搞得還不錯。

      實際上,高速增長具有吸收、化解或后推風險的功能。

      比如,上世紀90年代末,幾大銀行成立資產管理公司處置壞賬,過了一段時間,發現資產質量變好了。

      一個工廠,廠房設備都不行了,職工也重新安置了,但是那塊地值錢了,價格翻了幾番。

      這是因為高速增長帶來了地價上升。

      可是這個條件現在還有嗎?已經不多了,下一步可能是相反的情況,地價要下降。

      在高速增長期不是問題的,到中速增長期可能都成了問題。

      從日本、韓國等東亞成功追趕型經濟體的經驗看,從高速增長轉向中速增長,都經歷了大的金融風險以至金融危機。

      原因是風險形成的外部環境發生了重大變化。

      中國由高速增長轉


      輕量級前端框架
      android app架構
      主流的web前端框架
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圖文聚焦
      欧美男同gay猛男免费_岳扒开让我添下面_被老男人一夜做了6次爱_欧美同性又粗又硬gv
    2. <code id="0xakp"><menu id="0xakp"></menu></code>